西西子轻功超绝

浮生匆忙,平安为上。

【🌟🌟🌟通知高亮请注意🌟🌟🌟】

祖宗的中长篇黑色华尔兹我觉得写的很多很多地方不满意……所以先撤下去大改一下,包括故事和叙述逻辑都很问题和矛盾点,而且梗的使用好像也有点猫饼来着……所以今天我自己实在看不下去了先撤下去啦~改完就会放上来哒,因为篇幅比较长还要和后面的构思串一下,而且最近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,所以修改时间会略微有一点点长~【因为叙述的猫饼太大了,因为情节我思考的比较零碎,信马由缰地写下来就很多地方会跳过去,所以我估计好多人都看不懂】


还有哦感谢私信来关心我的小可爱~我没有出什么事啦,也很谢谢你们对这篇文的喜爱~


我会尽量早点修改完放上来哒~爱你们笔芯❤


🌟🌟🌟以下为高亮部分:


还要麻烦各位小可爱把看不懂的地方留言给我哦~还有情节觉得不太合理的地方之类的

当然啦别的建议也可以哦


🌟🌟🌟更高亮部分:


留下建议的小可爱我都会记下哒,可以跟我换祖宗的点梗短篇哦么么么么


【黑花】贵花醉酒09

*he!!!甜哒!!!这是终章

*我头掉,刚刚被屏了,热度啥的都没得了……哭唧唧qwq

*我爆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*如果喜欢be的小可爱见评论链接哟,其实be的话全文顺畅一点

*感谢阅读哟,笔芯❤

*微博老规矩,长评换番外或者点梗嗷!

  解雨臣的身体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,是因听见一声情深无比的,十分虔诚的话语。

“花儿……你喜欢我吗。”

  解雨臣没听清,只觉得感受到他似乎到了欲望的顶峰,终于在自己体内释放,而自己也在那一刻到达高潮,和他同时射了出来。
  两人喘着气交换了一个柔情蜜意的吻,抵着鼻尖。黑瞎子抚上解雨臣的脸颊,用指尖轻轻拭去他的泪痕。
  解雨臣不合时宜的想起当时黑瞎子对他说的话,“如果你是个女人,我一定会娶了你。”
  但他注视着他的眼睛,像誓言一样珍重。
  解雨臣笑了,拥抱着他,吻了一下他的脸,像说悄悄话一样,甜甜地,轻轻地说:“若是真的有多好。”
  黑瞎子更加紧密地抱住解雨臣,现在的他幸福而愉快,仿佛没有别的事情能吸引他的注意。
  解雨臣感受着黑瞎子温暖结实的怀抱,安心而满足,仿佛再也不用去想任何其他的事情。
  然而解雨臣的神志才刚刚回来就听见了耳边细碎的呢喃,是黑瞎子在念他刚才没有唱完的戏词:

“自古道酒不醉人人自醉,色不迷人人自迷。哎,人自迷。”

他的声音像一片深邃静谧的海,低沉,温柔,带着一点刚从情欲里走出的沙哑。这声音让解雨臣觉得无比安心平静,他把头埋在他的肩膀里,静静听完了整句词。
  他微叹,叹的很轻。
  黑瞎子却笑了起来,揉了揉解雨臣的头发,又细又软的,还有一股浅淡的酒味儿,“哟,花儿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还没跟我说完啊?还是花儿爷唱戏这样不自信,还需要喝酒壮个胆?”
  解雨臣抬眼,看了他半晌,薄唇微动,又合上,什么都没说。解雨臣展开扇子搭在自己的脸上懒洋洋的往摇椅上一躺,不动了。
  黑瞎子听他不回答,还是那样笑笑,又摇摇头,伸手把解雨臣一把抱了起来,直接就抱进了浴室。
  顺手把他脸上的扇子打落,解雨臣说,“我再请你听场戏吧,正八经儿的听我唱场戏。”
  黑瞎子沉默了一会儿,突兀地笑了一下,解雨臣看着他,眼底是不可置信地惊痛,如果他用扇子是为了挡这个,他已经把伤口摆在了他的面前,黑瞎子笑道,“……花儿爷,你这样,我就真的不舍得离开了。”

  “……海岛冰轮初转腾,见玉兔又转东升。冰轮离海岛,乾坤分外明,皓月当空,恰便是嫦娥离月宫。”
  唱腔温婉,听的人舒心。
  黑瞎子对着茶盏吹了一口气,啜了一口,听旁人议论。
  “……解老板唱戏可越来越有味道了……”
  “啧啧那个身段……太像个闭月羞花的美人了……你看那眼神怨的……”
  黑瞎子撑着头看台上。
  解雨臣脸上上着油彩,美目含情。
  这才对味嘛……之前太薄情了,徒得其形不得其心啊。
  解雨臣在台上借着余光瞟了眼黑瞎子,借着醉步思衬一会儿如何将人拦下来。
  欲望和爱的边界,原来模糊的只有他一个人。
  恍惚间他似乎想起自己小的时候见过他一面。似乎当时他也是这样唱戏,黑瞎子在那里听。
  到如今,这出戏,若入戏的人也永远只有他一个,若黑瞎子永远只是坐在那里,是个旁听的人……
  解雨臣心脏一阵抽搐。
  “自古道酒不醉人人自醉,色不迷人人自迷。哎,人自迷。”
  醉了的……是谁啊?
  解雨臣借折扇缝隙看了一眼黑瞎子的方向,却发现已经空了,匆忙直起身子四处寻找。
 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的防备心这样不足了。
  一只瘦削的手揽住他的肩膀,香风过处,似有酒香。
  酒不醉人人自醉呀……
  “花儿,瞧什么呢?”

end